正在阅读:原创长篇小说:《天香百合》连载(14)
分享文章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京山关注 / 人文京山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原创长篇小说:《天香百合》连载(14)

转载 丁小芬2023/11/21 09:58:02 发布 IP属地:未知 来源:京山旅游 作者:京山旅游 1432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

作者:凝潇


第七章(2)   

    

   吃完晚饭,夫妻二人去看了晚晴的父母,回来又给女儿及爷爷奶奶挂了电话。晚晴心里记挂着女儿,交待雷明一定要抽空回去看看。

    武汉到厦门没有直达车,只有西安和重庆的过路车。正逢暑期,外出求职和旅游的人相对多起来。当下午四点多钟,晚晴和雨霏挤上火车的时候,车上已是人头攒动,座无虚席。有些旅客提着行李,艰难地从这个车厢走到那个车厢,希望能找个空位,想必是未能如愿,又折了回来。晚晴和雨霏好容易找了个空档,将行李放了上去,对找座位也不抱什么奢望,就一人倚着一个座位的靠背站着。

    雨霏经常出差,坐火车全国各地跑,对车厢里的生活早已习以为常,和晚晴各站一方,虽然相隔不远,但说起话来也不方便,就站着闭目养神起来。晚晴是第一次出远门,对车上的一切都感到新鲜,旦见车窗外一会儿崇山峻岭、巍峨陡峭,一会儿水波荡漾、波光潋滟,一会儿又见村舍小屋,错落有致,一会儿又是秧田连绵,稻浪滚滚。

    而车厢内则显得杂乱无章、乱七八糟。行李包一个挤着一个,形形色色;窗户边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毛巾、塑料袋;来来往往走动的人络绎不绝;有旁若无人看书的、戴着耳机听歌的、望着窗外出神的、闭着眼睛打盹的;也有拉着邻座聊天的、吵吵闹闹玩扑克的;站着的、坐着的,横七竖八躺着的……应有尽有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 晚晴想,这漫长的旅行途中,大概也是一个人最不自由、同时也可以说是最自由的时候吧,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性格、心情、爱好或者需求,在车上这个特殊的环境里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着高低雅俗、美丑善恶。你可以抛开一切烦恼和束缚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静心享受你自己的时间和空间;最不自由,是因为在这样一个小而有限的空间里,你的一切行动甚至包括生命都不得不从属于此。

到了晚上的时候,车厢内的人渐渐地少了,不少的旅客在中途下了车。晚晴和雨霏身边的座位有了一点空隙,两人便挤在了一起。雨霏这才告诉晚晴不得不去厦门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 林雪是雨霏的大学同学,自小在武汉长大。和晚晴一样,在读书的时候给了雨霏不少的帮助。林雪是家中独女,父母都是知识份子,三十多岁才得此"掌上明珠",一心想留林雪在武汉,以便颐养天年。但林雪心高气傲,自小又倍受父母宠爱,更是任性执拗。一毕业就去了上海,先是在一家公司做老板秘书,后跳到一家报社干起了采编,后来又不知怎么对广告感了兴趣。在上海广告界打拼了三年,回厦门办起了自己的广告公司。林雪前年结了婚,老公叫吴子龙,也是武大的毕业生,后攻读了MBA,现在上海一家大公司里做行政总裁。夫妻二人虽分居两地,但感情甚笃。去年下半年,林雪有一次给雨霏打电话,说自己正在筹办一家玉器加工厂,资金和精力都有些透支。雨霏知道林雪办公司都是用自己的钱,从不与老公之间发生经济纠葛,便寄了两万块钱过去,算作入股的股份。此后,便一直没有联络,前几天,突然接到林雪的电话,才知道林雪患了胃癌,所幸是早期,已做了手术,但还需要休养观察一段时间。广告公司及玉器加工厂的事全权委托给了两位副总,一位叫郑诚,一位叫于小燕。听林雪的意思,现在似乎出了一些较大的变故,只是不知是郑诚的问题,还是于小燕的问题,这个林雪没有明说,只是急着要雨霏过去。

    雨霏既担心林雪的身体,更担心林雪的精神状态。两家公司集聚了林雪的全部心血,哪一家出了问题,对林雪的精神状态都有着最直接、最恶劣的影响。把晚晴也带了过来,一是因为觉得晚晴有必要外出走一走;二是因为自己毕竟有工作在武汉,时间和精力有限,确实需要象晚晴这样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留下来给予林雪一些照顾。

    听雨霏这么一说,晚晴便感到自己此行责任重大,心里有些七上八下,惴惴不安起来。

夜已深了,车厢里渐渐安静下来。很多人已然进入了梦乡,但受条件的限制,谁也睡不安稳,总有人睁着惺松的睡眼,变换着打盹的姿势。

    晚晴觉得有些累了,身子向后靠了靠,却望见车窗上映出自己模糊的容颜……

  

(未完待续)

 





已有0人点赞

自定义html广告位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